廣島原子彈設計者,60年後達到廣島,被要求道歉時他說,要道歉的是日本人

廣島原子彈設計者, 60年後達到廣島, 被要求道歉時他說, 要道歉的是日本人 ico

「很多日本人主觀地認為我會為轟炸廣島而內疚, 生活在良心的譴責中。 事實上, 我為什麼要內疚?我親眼看過南京大屠殺的記錄片,記錄片裡日本兵用刺刀把胎兒從中國孕婦肚子裡挑出來的暴行, 並不比我向他們扔原子彈仁慈多少。 日本人只強調他們挨了原子彈轟炸,卻沒有想過為什麼挨原子彈。 」

 

 

1945年的八月份, 日本在受到兩顆原子彈的轟炸後宣佈投降, 這兩顆原子彈將廣島和長崎變成了廢墟,在我們看來原子彈的投放完全是正義之舉, 當年執行投放原子彈任務的保羅也曾說道, 他從來沒有感到過一絲的愧疚, 這完全是正義之舉,是日本罪有應得, 在執行完任務的幾十年裡, 他每天都睡得很香, 完全沒有一點點的愧疚, 當年他被日本人要求道歉時, 他直接拒絕,因為他從來沒有後悔過,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該道歉的是不是他。

 

保羅的強硬讓日本人無奈, 可還有一個人讓日本人更加尷尬, 他就是當年參與設計原子彈的DK博士, 他不僅參與過設計原子彈,在投放原子彈當天, 他還乘著飛機用攝影機記錄下了那壯觀的一幕, 所以說他不僅僅是製造者還是見證者,轟炸完日本DK博士也未曾感到過後悔, 並且在60年後, 還攜帶全家訪問日本廣島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日本人得知當年的原子彈設計者要來, 以為是要來緬懷那些死去的日本人和飽受原子彈摧殘的受害者, 可事實卻讓日本人尷尬不已,2005年8月23日, DK博士帶著全家人來到了廣島, 他們先是到了廣島原子彈轟炸的博物館, 這也是一個和平紀念館,希望世界少些戰爭, 博物館的門口就放著原子彈「小男孩」的1:1模型, 原本以為DK博士會感到愧疚,可沒想到他很高興的指著原子彈說「我當年還在這個地方簽了我的名字」,

 

在他臉上完全看不到有一點愧疚, 這讓在場的記者和伴隨人員都有點尷尬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不過當看到那些被炸彈炸死的平民, 博士的臉上變得了沉重起來, 畢竟這些人也是無辜的, 在參觀完博物館之後,他和隨從人員一起去開了個見面會。

 

在見面會上, 日本還安排了兩個當年被原子彈轟炸過的倖存者, 讓他們和DK博士交流, 這麼做的目的顯然是想讓博士道歉,不過DK博士完全沒有這種想法, 最後他對著這兩個人說, 「我知道戰爭摧毀了你們的家園, 可在戰爭中沒有所謂的無辜平民百姓存在,你們當年每個人都以某種意義參加戰爭, 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事, 我認為我做了最正確的選擇」, 這場面一度十分尷尬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在最後的環節, 日本和隨從的翻譯一直在暗示博士向這些受難者道歉, 可這位84歲的老人卻突然發了飆, 他對著他們說,「該道歉的不是, 而是你們, 你們曾經殘害過多少人?他們才是真正無辜的人, 你們在巴丹殺戮,南京大屠殺還有偷襲珍珠港的時候有考慮過那些死去的人的感受嗎?我的戰友, 我的朋友的家人, 還有很多家庭都被你們毀掉了, 在我看來,死在炸彈下, 死在子彈下和死在原子彈下並沒有任何區別, 你們能倖存下來只能說明你們很幸運。 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